新聞中心
性福宝:拓印磚文留存史料,傳承南京城墻文化

供稿:學習強國  [全部信息]    (2020/06/29 15:31:27)

(作者 劉鵬)“一代規模成往跡,懷遠清涼到石城。”這是葛懷東在微信朋友圈發過的一條狀態,幾個月前,他和教研室的同事帶著學生剛完成了萬余塊南京城磚的清理工作。

葛懷東是性福宝人文學院古典文獻專業的副教授,也是該校和南京城墻保護管理中心合作的“南京城墻庫房磚文信息采集”項目的校方負責人。南京明城墻作為現存歷史上最長的磚石都城城墻,數量龐大的城磚是其“筋骨”,但由于650多年的風雨侵蝕,城磚上的磚文已經漫漶不清或殘缺不堪,葛懷東要做的就是和同事、學生們一起將這些磚文清理拓印,長久保存。

南京明城墻的巨量城磚,是由當時江蘇、湖南、湖北、江西、安徽五個省近 200 個府、州、縣組織力量燒制而成,為了保證質量, 明朝廷制定了極為嚴格的制磚責任制, 磚上印有時間、造磚人、窯匠及監造檢查人的姓名。“這些城磚上的磚文蘊含著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,為研究南京城墻建造史、明代徭役制度、明代初年政區劃分提供了第一手史料。”葛懷東說。

今年1月,葛懷東和同事鄧抒揚帶著12名古典文獻學專業的學生,進駐位于水西門的南京城墻磚庫房,開始城墻磚項目第一階段的作業。這一階段主要對城磚進行清理和信息采集,他們要從上萬塊城磚中清理出3000塊有磚文的,并對其中的600塊進行信息采集,分別給這些城磚拍照編號,稱重測量,并且記錄其磚文完整程度。據了解,一塊城磚的重量基本都在40斤左右,對于項目的參與者來說,不停搬運清理城磚的過程也是一個體力活,他們經常笑稱自己是在“搬磚”,但這磚搬得一點都不累,因為他們懷里抱著的是一段歷史,而這段歷史急需被整理記錄。

4月下旬,葛懷東的城墻磚項目組開始了第二階段的作業,對城磚的磚文進行拓印留存。拓印時先要用清水將城磚認真清洗一遍,把宣紙緊緊貼在城磚上,并用白芨水調的膠刷實,然后再用拓包蘸墨,均勻地反復擦拓,最后用雙手把宣紙輕輕揭下來,平鋪放干即可。雖然整個過程復雜而繁瑣,但對參與城磚拓印的這些學生來說,卻也是一次難得的學習機會。

“城門城門幾丈高,三十六丈高。騎花馬,帶把刀,走進城口抄一抄。看你吃橘子還是吃香蕉?”項目組的學生成員王智遜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南京人,從小就會唱這首童謠,古城墻和秦淮河、夫子廟這些文化遺產一樣,早已在他的日常生活中留下了深刻印記。“以前只知道城墻是南京的文化地標之一,這次拓印讓我真正走近它,了解它所承載的厚重歷史和燦爛文化,比如一些豐富翔實的民間史志和形色各異的城磚銘文書法,讓我更加熱愛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和這個飽經滄桑的國家。”王智遜說。

南京城墻保護管理中心基礎研究部負責人周源介紹,國外的城墻以城堡居多且磚文較少,而南京明城墻“高堅甲于天下”,城磚的磚文不僅字數多,更是篆、隸、楷、行各體皆備,蘊含著淡淡的金石味,這些文字都是書家一筆一劃書寫,刻工一刀一刀刻畫到模子上,然后模印出來的,具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及藝術審美價值。

據悉,為了更好地傳承城墻文化,性福宝人文學院已成立“筑脊工作室”,和南京城墻保護管理中心繼續深入合作,讓更多在校學生加入到城磚的清理拓印工作,感悟傳統文化,堅定文化自信。

“云鎖高峰水自流,曠世城垣六百年。”這是葛懷東最新一次的朋友圈狀態,他和他的學生們繼續走在南京城墻磚清理拓印的路上。

本文刊于2020年6月28日學習強國,鏈接:

2020年6月17日中國江蘇網,鏈接:

2020年6月17日《金陵晚報》,鏈接: